欢迎来到捷库猫

扫码关注

捷库猫
微信扫码关注

收费+重组,丰巢在快递圈投下两枚炸弹

  2020-05-08 阅读:27
 丰巢快递柜,智能快递柜,快递柜,快递+,物流信息化,物流+
图片来自“特定授权”,作者:马晓龙Amos
文丨马晓龙
编辑丨梁杰民
 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丰巢五一期间,在快递圈扔下两枚重磅炸弹。
2020年4月30日五一前夕,第一枚炸弹被引爆,丰巢快递柜开始收费。
钱看似不多,但对于享受惯了快递免费存放服务的用户来说,并不是一件好事
丰巢会员服务
更重要的是,快递公司和快递员或许从快递柜服务中获得的收益更大
由于快递柜的存在,快递公司可以加快货物周转率,减少货物积压,减轻仓储压力;而快递员则可以缩短快递交付距离,节省配送时间,提高配送效率。
部分用户由于现实原因,不能亲自接收快递,他们对于快递柜的暂存业务是有实际需求的。
其余用户,还是希望享受面对面快递交付的便捷服务,如果快递员把快递放快递柜,对于这部分用户,反而徒增阻碍,损害了他们的利益,直接将“丰巢快递柜超12小时将收费”相关话题送上微博热搜。
微博“丰巢快递柜超12小时将收费”话题
从免费,到打赏收费,再到收费,丰巢在收费的道路上加速奔跑。
那么,丰巢为何如此心急?难道不担心由于涨价可能会丧失现存和吓退潜在用户?
据公告显示,2019年丰巢营收16.14亿元,亏损7.81亿元。由此可见,丰巢率先开启收费模式,部分原因是为了弥补亏损,甚至寄希望于未来可以带来盈利
开源节流,收费,只是开源,节流,丰巢会如何考虑?
紧接着,5月5日晚间,也就是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,丰巢抛出了第二枚炸弹——顺丰控股发布公告宣布,丰巢拟与中邮智递(中邮速递易运营主体)进行股权重组,交易完成后,中邮智递成为丰巢全资子公司运营,原股东中邮资本、三泰控股将合计持有丰巢28.68%股权。
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?
据国家邮政局、公司公告等公布数据,截至2020年3月31日,丰巢拥有机柜18万个,市占率约44%,快递柜领域毫无疑问的头号玩家;中邮速递易拥有机柜10万个,市占率约25%,位列第二。
天风证券分析指出,从网络效应来看,丰巢在一二线城市市占率更高,一线城市市占率超过70%,中邮速递易在低线城市网络更强,因此本次丰巢完成收购之后,丰巢网络效应有望进一步增强,将实现高中低线城市的全面覆盖。
此次老大与老二之间的“联姻”,可谓强强联手,合计市占率将达到69%左右,竞争优势显著,基本形成垄断格局。
对于快递圈的影响
快递柜属于重资产基建项目,不仅需要投入一次性的建设费用,此后每年还需要支付场地费、电费、维护费以及折旧成本,投入十分巨大。
与丰巢可谓同命相连,中邮速递易的日子也不好过。2019年,中邮速递易营收4.29亿元,亏损5.17亿元,亏损成为行业常态、烧钱成了续命神药
亿欧分析师施展认为,快递柜行业普遍亏损的现状,或将说明快递柜当前的商业模式有待进一步改善。
所以丰巢收费了,尽管其投资收益率可能也无法满足资本的期望,但至少可以弥补一些亏损;同时可以倒逼用户加快取件频率,增加快递柜的周转率。
如果想进一步减少亏损,甚至实现盈利,丰巢选择“连横”。以期达到规模效应,不断降低成本,不断降低收费,解决了最末端的配送效率低、成本高等问题。
可以说,丰巢通过“收费+重组”这一套组合拳,给深陷亏损泥潭的快递柜行业带来一种解决办法。
顺丰也在公告中表示,与为了做大做强智能快递柜主业,整合行业优质资源,快速抢占快递物流最后一公里的优势区位,向快递员和消费者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。
为何此时出手?
那么,丰巢为何在此时收费和重组?
主要原因在于上文中提到的盈利难问题,而直接原因或将来自疫情的推动。
递易智能CEO邹建华告诉亿欧,疫情期间,“无接触”投递诉求激增,得到C端用户自下而上的认可,智能快递柜、取餐柜等制造商受益明显。
疫情过后,部分用户对于快递柜的使用已经产生粘性,丰巢顺势收费,有点“趁热打铁”的味道在里面
但是用户并不傻,免费的快递柜用着好好的,突然收费,部分用户自然不会买账。这时用户一般会有两个选择:或拒绝丰巢的收费服务,或选择其他可替代的快递柜寄存服务商,誓如阿里的菜鸟和京东的自提柜。
虽然丰巢目前市占率行业第一,但尚不具备垄断的实力。所以丰巢与中邮速递易重组,拿下近70%的市占率,既通过资源整合实现成本结构、网络规划、资源共享的优化与协同,又将由于收费而造成的用户外溢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。
邹建华更是乐观地认为,疫情结束后,快递柜的需求将大幅增加。
“收费+重组”背后的野心
据顺丰公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,实现营业总收入1123亿元,首次突破千亿大关,较上年同期增长 23.37%。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57.97 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加27.24%。
在传统业务时效件领域,顺丰时效件2019年的快件量48.31亿票,同比增长25.84%。然而,时效件的营收占比不升反降,并且是连年下降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单票收入在下滑。
单票收入数据证实了这一点,2019年顺丰的票均收入为21.94元,比上年同期23.26下滑了1.32元
要知道,在2019年,顺丰时效件营收占总营收比重的50.38%,在收入结构中占大头的时效件营收下滑,可以说给顺丰敲响了警钟。
另一方面,随着2020年4月29日,韵达公布了2019年财报,坐实了此前“阿里入股韵达”的传言,阿里持股15%。
至此,阿里已将四通一达和百世六家快递公司打上了阿里的印记,几乎占据了快递领域的半壁江山,收编韵达后,为阿里系快递再加砝码。
民营物流逐渐形成以阿里系、顺丰、京东物流为主的“三足鼎立”格局,阿里系再添韵达一员猛将,京东物流则从电商延伸到物流,拥有强大的物流体系。
反观顺丰,2019年时效件营收同比下降,加之阿里系、京东物流动作频频,目前处境相对尴尬。而打出“收费+重组”这套组合拳,或将是顺丰在试水新的商业模式。
具体的实施效果到底如何,能否弥补亏损,又能否可持续,商业逻辑是否经得起时间考验,目前尚不得知。
与此同时,丰巢或将将面临如下问题:用户由于再次选择而造成的流失、行业竞争加剧、重组效果不及预期。
从长远角度来看,没有一种商业模式可以仅通过免费的方式持续进行,收费和降成本是必然选择。对于快递柜行业来说,收费和降成本是迟早的事情,只是丰巢作为先行者率先启动。
打赏

免责声明:
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;
如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注册有礼

在线咨询

关注微信

下载APP